首页>诗人大全 列表

龚自珍简介

龚自珍的简介/龚自珍的诗有哪些/图片龚自珍(1792年8月22日-1841年9月26日),字璱(sè)人,号定庵(ān)。汉族,仁和(今浙江杭州)人。晚年居住昆山羽琌山馆,又号羽琌山民。清代思想家、诗人、文学家和改良主义的先驱者。龚自珍曾任内阁中书、宗人府主事和礼部主事等官职。主张革除弊政,抵制外国侵略,曾全力支持林则徐禁除鸦片。48岁辞官南归,次年卒于江苏丹阳云阳书院。他的诗文主张“更法”、“改图”,揭露清统治者的腐朽,洋溢着爱国热情,被柳亚子誉为“三百年来第一流”。著有《定庵文集》,留存文章300余篇,诗词近800首,今人辑为《龚自珍全集》。著名诗作《己亥杂诗》共350首。多咏怀和讽喻之作。

龚自珍的古诗大全

清代    龚自珍

八极曾陪穆满游,白云往事使人愁。
最怜汗血名成后,老踞残刍立仗头。

清平乐

清代    龚自珍

黄尘扑面。
寒了盟鸥愿。
问我名场谁教见。
冷抱寒陵一片。
别来容易经秋。
吴天清梦悠悠。
梦到一湾渔火,西山香雪归舟。

清平乐

清代    龚自珍

垂杨近远。
玉鞚行来缓。
三里春风韦曲岸。
目断那人庭院。
驻鞭独自思惟。
撩人历乱花飞。
日暮春心怊怅,可能纫佩同归。

水调歌头

清代    龚自珍

当局荐公起,清望益嵯峨。
旌旗者番南下,百骑照涛波。
帝念东南民瘼,一发牵之头动,亲问六州鹾。
宾客故人喜,愁绪恐公多。
公此去,令公喜,法如何。
金钱少府百万,挽入鲁阳戈。
公是登场鲍老,莫遣登场郭老,辩口尚悬河。
猿鹤北山下,一任檄文过。

水调歌头

清代    龚自珍

落日万艘下,气象一何多。
何人轻掷纱帽,帆影掠天过。
鄃上通侯如彼,江左夷吾若此,不奈怒鲸何。
挥手过公等,径欲卧烟萝。
当局者,问何似,此高歌。
著书传满宾客,馀事貌渔蓑。
贱子平生出处,虽则闲鸥野鹭,十五度黄河。
面皱怕窥景,狂论亦消磨。

如梦令

清代    龚自珍

紫点红愁无绪。
日暮春归甚处。
春更不回头,撇下一天浓絮。
春住。
春住。
黦了人家庭宇。

一剪梅

清代    龚自珍

一丸微月破黄昏。
卷定帘痕。
划定炉痕。
春归谁与试温存。
春瘦三分。
人瘦三分。
柳花桃叶正纷纷。
掩了重门。
阁了芳樽。
安排怊怅倚罗屏。
红字消魂。
香字招魂。

长相思

清代    龚自珍

海棠丝。
杨柳丝。
小别风丝雨也丝。
春愁乱几丝。
早寒时。
暮寒时。
江上春潮平岸时。
谢庭书到时。

定风波

清代    龚自珍

燕子矶头擪笛吹。
平明沈玉大王祠。
无数峨眉深院里。
晏起。
晓霜江上阿谁知。
山诡湖奔千万变。
当面。
身里要唤鲤鱼骑。
蓦地江妃催我去。
飞渡。
樽前说与定何时。

杂诗

清代    龚自珍

津梁条约遍南东,谁遗藏春深坞逢。
不枉人呼莲幕客,碧纱橱护**。

已亥杂诗

清代    龚自珍

少年哀乐过于人,歌泣无端字字真。
既壮周旋杂痴黠,童心来复梦中身。

江城子

清代    龚自珍

不容红豆擅相思。
谢芳姿。
嫁多髭。
长爪仙人,化去已多时。
屏角迷藏帘畔景,留客罢,怪来迟。
小窗梅雨浥空卮。
掬芳蕤。
播幽篱。
疗可枯禅,难疗有情痴。
各有伤心茶话在,各焙出,鬓边丝。

暗香

清代    龚自珍

一帆冷雨,有吴宫秋柳,留客小住。
笛里逢人,仙样风神画中语。
我是瑶华公子,从未识、露花风絮。
但深情、一往如潮,愁绝不能赋。
花雾。
障眉妩。
更明烛画桥,催打官鼓。
琐窗朱户。
一夜乌篷梦飞去。
何日量珠愿了,月底共、商量箫谱。
持半臂、亲也来,忍寒对汝。

菩萨蛮

清代    龚自珍

吴棉一幅单鸳被。
沈沈和雾和香睡。
花气湿银屏。
红窗斜月明。
玉阑干畔路。
晓梦无寻处。
梦醒转沈吟。
花寒恐不禁。

菩萨蛮

清代    龚自珍

行云欲度帘旌去。
啼花恨草无重数。
吟淡口脂痕。
秋心自觉温。
秋怀珠与玉。
写上罗笺薄。
暮暮与朝朝。
工愁要福销。

远志

清代    龚自珍

九边烂数等雕虫,远志真看小草同。
枉说健儿身在手,青灯夜雪阻山东。

青玉案

清代    龚自珍

韶光不怨匆匆去。
只怊怅,年华误。
目断游丝情一缕。
断桥流水,夕阳飞絮,可是春归路。
楼头尽日还凝伫。
断诉闲愁向谁诉。
蕙渚花飞天又暮。
醒时如醉,醉时如梦,梦也何曾作。

青玉案

清代    龚自珍

钱塘词伯春怀动。
正献罢,长杨颂。
门外缁尘飞玉鞚。
长条冶叶,明窗画出,西子湖边梦。
三生清怨凭谁送。
悔向灵和殿前种。
头白沈郎官供奉。
要添几笔,濛濛飞絮,漠漠春芜重。

鹊桥仙

清代    龚自珍

文窗一碧,萧萧相倚,静袅茶烟一炷。
箨龙昨夜叫秋空,似怨道、天寒如许。
安排疏密,商量肥瘦,自斸苔痕辛苦。
从今翠袖不孤清,特著个、红妆伴汝。

鹊桥仙

清代    龚自珍

飘零也定,清狂也定,莫是前生计左。
才人老去例逃禅,问割到、慈恩真个。
吟诗也要,从军也要,何处宗风香火。
少年三五等闲看,算谁更、惊心似我。

咏史

清代    龚自珍

金粉东南十五州,万重恩怨属名流。
牢盆狎客操全算,团扇才人踞上游。
避席畏闻**,著书都为稻粱谋。
田横五百人安在,难道归来尽列侯?

洞仙歌

清代    龚自珍

轻寒漠漠,又杏花天气。
卸了吴棉薄纨腻。
把花魂细绾,月梦低敲,闲谱得、十叠新词堪记。
番番圆艳约,春事迷人,絮影风光太消碎。
小病不胜春,懒想秾愁,拚略受、情多风味。
又银烛、传来劝笺愁,看比玉能红,比箫能脆。

洞仙歌

清代    龚自珍

香车枉顾,记临风一面,赠与琅玕簇如箭。
奈西风信早,北地寒多,埋没了、弹指芳华如电。
琴边空想像,陈迹难寻,谁料焦桐有人荐。
甘受灶丁怜,紫玉无言,惭愧煞、主人相见。
只未必、香魂夜归来,诉月下重逢,三生清怨。

太常引

清代    龚自珍

一身云影堕人间。
休认彩鸾看。
花叶寄应难。
又何况、春痕袖斑。
似他身世,似他心性,无恨到眉弯。
月子下屏山。
算窥见、瑶池梦还。

病梅馆记

清代    龚自珍

江宁之龙蟠,苏州之邓尉,杭州之西溪,皆产梅。
或曰:“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
”固也。
此文人画士,心知其意,未可明诏大号以绳天下之梅也;又不可以使天下之民斫直,删密,锄正,以夭梅病梅为业以求钱也。
梅之欹之疏之曲,又非蠢蠢求钱之民能以其智力为也。
有以文人画士孤癖之隐明告鬻梅者,斫其正,养其旁条,删其密,夭其稚枝,锄其直,遏其生气,以求重价,而江浙之梅皆病。
文人画士之祸之烈至此哉!  予购三百盆,皆病者,无一完者。
既泣之三日,乃誓疗之:纵之顺之,毁其盆,悉埋于地,解其棕缚;以五年为期,必复之全之。
予本非文人画士,甘受诟厉,辟病梅之馆以贮之。
  呜呼!安得使予多暇日,又多闲田,以广贮江宁、杭州、苏州之病梅,穷予生之光阴以疗梅也哉!

琴歌

清代    龚自珍

之美一人,乐亦过人,哀亦过人。
月生于堂,匪月之精光,睇视之光。
美人沈沈,山川满心。
落月逝矣,如之何光思矣。
美人沈沈,山川满心。
吁嗟幽离,无人可思。

百字令

清代    龚自珍

江郎未老,尚追陪彩笔,多情俊侣。
禁苑山光天尺五,西北朱甍无数。
珂佩晨闲,文章秋横,祓禊西山雨。
尊前酹起,茶陵来和诗句。
猛记旧约湖山,长湾消夏,一舸寻幽去。
裙褶留仙无处问,瑟瑟秋荷南浦。
易稳鸥眠,难消虹气,且合词场住。
桥名相似,吟鞭醉失归路。

齐天乐

清代    龚自珍

相逢怕觅闲文字,替卿疗可春病。
难道才人,风风雨雨,埋却半生幽恨。
维摩消损。
有如愿天花,泥人出定。
一样中年,万千心绪待重整。
天涯此楼休问,一番枯寂后,须画金粉。
红烛填词,青绫拥被,春雨劝伊同听。
参禅也肯。
笑有限狂名,忏来易尽。
两幅青山,两家吟料井。

木兰花慢

清代    龚自珍

问人天何事,最飘渺,最销沈。
算第一难言,断无人觉,且自幽寻。
香兰一枝凭瘦,问香兰、何苦伴清吟。
消受工愁滋味,天长地久愔愔。
兰襟。
一丸凉月,堕似他心。
有梦诉依依,香传袅袅,眉锁深深。
故人碧空有约,待归来、天上理天琴。
无奈游仙觉后,碧云垂到而今。

金明池

清代    龚自珍

按拍填词,拈箫谱字,白日销磨无绪。
春梦断、拈天香草,试怅望、美人何处。
中馀酲、才要醒时,却又被艳想、草漫遮住。
早燕子匆忙,杨花零乱,好煞年光将去。
料理相逢今又误。
问除却相思,怎生言语。
笺闲恨、丝烦絮乱,制密意、绿愁红妒。
甚天工、作就慵时,有万种忪惺,十分凝伫。
便拚不怀人,从今决绝,如此情悰消否。

好事近

清代    龚自珍

三界最消魂,只有辩才天女。
半世从无一句,是平常言语。
倘然生小在侯家,天意转孤负。
作了槛花笼鹤,言笑狂如许。

喝火令

清代    龚自珍

欲赋仙模样,空愁彩笔雕。
藕丝衫子郁金翘。
立到水芝花上,罗袜未香消。
端正当窗户,停匀亸步摇。
断无幽意上眉梢。
只恐凝妆,只恐背人娇。
只恐梦回香泪,揩上枕头绡。

已亥杂诗 102

清代    龚自珍

网罗文献吾倦矣,选色谈空习性存。
江淮狂生知我者,绿牋百字铭其言。

尊隐

清代    龚自珍

将与汝枕高林,藉丰草,去沮洳,即荦确,第四时之荣木,瞩九州之神皋,而从我嬉其间,则可谓山中之傲民也已矣。
仁心为干,古义为根,九流为华实,百氏为杝藩,枝叶昌洋,不可殚论,而从我嬉其间,则可谓山中之悴民也已矣。
  闻之古史氏矣,君子所大者生也,所大乎其生者时也。
是故岁有三时:一曰发时,二曰怒时,三曰威时;日有三时,一曰早时,二曰午时,三曰昏时。
夫日胎于溟涬,浴于东海,徘徊于华林,轩辕于高闳,照曜于之新沐濯沧沧凉凉,不炎其光,吸引清气,宜君宜王,丁此也以有国,而君子适生之,入境而问之,天下法宗礼,族归心,鬼归祀,大川归道,百宝万货,人功精英,不翼而飞,府于京师。
山林冥冥,但有鄙夫、皂隶所家,虎豹食之,曾不足悲。
  日之亭午,乃炎炎其光,五色文明,吸饮和气,宜君宜王,本此也以有国,而君子适生之,入境而问之,天下法宗礼,族修心,鬼修祀,大川修道,百宝万货,奔命涌塞,喘车牛如京师。
山林冥冥,但有窒士,天命不犹,与草木死。
  日之将夕,悲风骤至,人思灯烛,惨惨目光,吸饮暮气,与梦为邻,未即于床,丁此也以有国,而君子适生之;不生王家,不生其元妃、嫔嫱之家,不生所世世豢之家,从山川来,止于郊。
而问之曰:何哉?古先册书,圣智心肝;人功精英,百工魁杰所成,如京师,京师弗受也,非但不受,又烈而磔之。
丑类窳呰,诈伪不材,是辇是任,是以为生资,则百宝咸怨,怨则反其野矣。
贵人故家蒸尝之宗,不乐守先人之所予重器,不乐守先人之所予重器,则窭人子篡之,则京师之气泄,京师之气泄,则府于野矣。
如是则就是贫;京师贫,则四山实矣。
古先册书,圣智心肝,不留京师,蒸尝之宗之(子)孙,见闻媕婀,则京师贱;贱,则山中之民,有自公侯者矣。
如是则豪杰轻量京师;轻量京师,则山中之势重矣。
如是则京师如鼠壤;如鼠壤,则山中之壁垒坚矣。
京师之日短,山中之日长矣。
风恶,水泉恶,尘霾恶,山中泊然而和,冽然而清矣。
人攘臂失度,啾啾如蝇虻,则山中戒而相与修娴靡矣。
朝士寡助失亲,则山中之民,一啸百吟,一呻百问疾矣。
朝士僝焉偷息,简焉偷活,侧焉徨徨商去留,则山中之岁月定矣。
多暴侯者,过山中者,生钟簴之思矣。
童孙叫呼,过山中者,祝寿耇之毋遽死矣。
其祖宗曰:我无余荣焉,我以汝为殿。
其山林之神曰:我无余怒焉,我以汝为殿矣。
俄焉寂然,灯烛无光,不闻余言,但闻鼾声,夜之漫漫,鹖旦不鸣,则山中之民,有大音声起,天地为之钟鼓,神人为之波涛矣。
  是故民之丑生,一纵一横。
旦暮为纵,居处为横,百世为纵,一世为横,横收其实,纵收其名。
之民也,壑者欤?邱者欤?垤者欤?避其实者欤?能大其生以察三时,以宠灵史氏,将不谓之横天地之隐欤?闻之史氏矣,曰:百媚夫,不如一猖夫也;百酣民,不如一瘁民也;百瘁民,不如一之民也。
则又问曰:之民也,有待者耶?无待者耶?应之曰:有待。
孰待?待后史氏。
孰为无待?应之曰:其声无声,其行无名,大忧无蹊辙?大患无畔涯,大傲若折,大瘁若息,居之无形,光景煜爚,捕之杳冥,后史氏欲求之,七反而无所睹也。
悲夫悲夫!夫是以又谓之纵之隐。

尊史

清代    龚自珍

史之尊,非其职语言、司谤誉之谓,尊其心也。
  心何如而尊?善入。
何者善入?天下山川形势,人心风气,土所宜,姓所贵,皆知之;国之祖宗之令,下逮吏胥之所守,皆知之。
其于言礼、言兵、言政、言狱、言掌故、言文体、言人贤否,如其言家事,可为入矣。
又如何而尊?善出。
何者善出?天下山川形势,人心风气,土所宜,姓所贵,国之祖宗之令,下逮吏胥之所守,皆有联事焉,皆非所专官。
其于言礼、言兵、言政、言狱、言掌故、言文体、言人贤否,如优人在堂下,号咣舞歌,哀乐万千,堂上观者,肃然踞坐,眄眯而指点焉,可谓出矣。
  不善入者,非实录,垣外之耳,乌能治堂而皇之中之优也耶?则史之言,必有余呓。
不善出者,必无高情至论,优人哀乐万千,手口沸羹,彼岂复能自言其哀乐也耶?则史之言,必有余喘。
  是故欲为史,若为史之别子也者,毋呓毋喘,自尊其心。
心尊,则其官尊矣,心尊,则其言尊矣。
官尊言尊,则其人亦尊矣。
尊之之所归宿如何?曰:乃又有所大出入焉。
何者大出入?曰:出乎史,入乎道,欲知大道,必先为史。
此非我所闻,乃刘向、班固之所闻。
向、固有征乎?我征之曰:古有柱下史老聃,卒为道家大宗。
我无征也欤哉?

能令公少年行

清代    龚自珍

龚子自祷蕲之所言也。
虽弗能遂,酒酣歌之,可以怡魂而泽颜焉。
蹉跎乎公!公今言愁愁可终。
公毋哀吟娅姹声沉空,酌我五石云母钟。
我能令公颜丹鬓绿而与年少争光风,听我歌此胜丝桐。
貂毫署年年甫中,著书先成不朽功。
名惊四海如云龙,攫拏不定光影同。
征文考献陈礼容,饮酒结客横才锋。
逃禅一意皈宗风,惜哉幽情丽想销难空。
拂衣行矣如奔虹,太湖西去青青峰。
一楼初上一阁逢,玉箫金琯东山东。
美人十五如花秾,湖波如镜能照容,山痕宛宛能助长眉丰。
一索钿盒知心同,再索班管知才工。
珠明玉暖春朦胧,吴歈楚词兼国风。
深吟浅吟态不同,千篇背尽灯玲珑。
有时言寻缥缈之孤踪,春山不妒春裙红。
笛声叫起春波龙,湖波湖雨来空濛。
桃花乱打兰舟篷,烟新月旧长相从。
十年不见王与公,亦不见九州名流一刺通。
其南邻北舍谁与相过从?痀瘘丈人石户农。
嵚崎楚客,窈窕吴侬。
敲门借书者钓翁,探碑学拓者溪僮。
卖剑买琴,斗瓦输铜。
银针玉薤芝泥封,秦疏汉密齐梁工。
佉经梵刻著录重,千番百轴光熊熊,奇许相借错许攻。
应客有玄鹤,惊人可白骢。
相思相访溪凹与谷中,采茶采药三三两两逢,高谈俊辩皆沉雄。
公等休矣吾方慵,天凉忽报芦花浓。
七十二峰峰峰生丹枫,紫蟹熟矣胡麻饛,门前钓榜催词筩。
余方左抽豪,右按谱,高吟角与宫,三声两声棹唱终。
吹入浩浩芦花风,仰视一白云卷空。
归来料理书灯红,茶烟欲散颓鬟浓。
秋肌出钏凉珑松,梦不堕少年烦恼丛。
东僧西僧一杵钟,披衣起展华严筒。
噫嚱!少年万恨填心胸,消灾解难畴之功?吉祥解脱文殊童,著我五十三参中。
莲邦纵使缘未通,他生且生兜率宫。

铁君惠书,有“玉想琼思”之语,衍成一诗答之

清代    龚自珍

我昨青鸾背上行,美人规劝听分明。
不须文字传言语,玉想琼思过一生。

西郊落花歌

清代    龚自珍

西郊落花天下奇,古马但赋伤春诗。
西郊车马一朝尽,定庵先生沽酒来赏之。
先生探春马不觉,先生送春马又嗤。
呼朋亦得三四子,出城失色神皆痴。
如钱塘潮夜澎湃,如昆阳战晨披靡;如八万四千天女洗脸罢,齐向此地倾胭脂。
奇龙怪凤爱漂泊,琴高之鲤何反欲上天为?玉皇宫中空若洗,三十六界无一青蛾眉。
又如先生平生之忧患,恍惚怪诞百出无穷期。
先生读书尽三藏,最喜维摩卷里多清词。
又闻净土落花深四寸,瞑目观赏尤神驰。
西方净国未可到,下笔绮语何漓漓!安得树有不尽之花更雨新好者,三百六十日长是落花时。

张诗舲前辈游西山归索赠三首 其一

清代    龚自珍

鸾吟凤叫下人寰,绝顶题名振笔还。
樵客忽传仙墨满,禁中才子昨游山。

杂诗,己卯自春徂夏,在京师作,得十四首 其十三

清代    龚自珍

东抹西涂迫半生,中年何故避声名。
才流百辈无餐饭,忽动慈悲不与争。

已亥杂诗 307

清代    龚自珍

从此青山共露车,断无隻梦堕天涯。
黄梅淡冶山礬靓,犹及双清好到家。

杂诗,己卯自春徂夏,在京师作,得十四首 其一

清代    龚自珍

少小无端爱令名,也无学术误苍生。
白云一笑懒如此,忽遇天风吹便行。

紫云回三叠 其三

清代    龚自珍

上清丹箓姓名讹,好梦留仙夜夜多。
争似芳魂惊觉早,天鸡不曙渡银河。

已亥杂诗 310

清代    龚自珍

使君谈艺笔通神,斗大高阳酒国春。
消我关山风雪怨,天涯握手尽文人。

人月圆

清代    龚自珍

绿珠不爱珊瑚树,情愿故侯家。
青门何有,几堆竹素,二顷梅花。
急得料理,成都贳酒,阳羡栽茶。
甘心费尽,二生慧业,万古才华。

高阳台

清代    龚自珍

南国伤谗,西洲怨别,泪痕淹透重衾。
一笛飞来,关山何处秋声。
秋花绕帐瞢腾卧,醒来时、芳讯微闻。
费猜何,乍道向兰奴,气息氛氲。
多愁公子新来瘦,也何曾狂醉,绝不闲吟。
璧月三圆,江南消息沈沈。
魂消心死都无法,有何人、来慰登临。
劝西风,将就些些,莫便秋深。

高阳台

清代    龚自珍

嚼曲含香,吹笙聘月,华年心绪愔愔。
十二重帘,重重阁住春阴。
花魂蝶梦飞难度,倩何人、料理幽襟。
问春人,知否园亭,啼遍流莺。
生愁一点朝云散,把青梅细数,红豆闲吟。
尚怯馀寒,争教负了香衾。
痴鬟不放熏篝稳,坠猩红、半幅吴绫。
启湘屏,多病心情,忘系花铃。

已亥杂诗 131

清代    龚自珍

陶潜磊落性情温,冥报因他一饭恩。
颇觉少陵诗吻薄,但言朝叩富儿门。

摸鱼儿 够亥六月留别新安作

清代    龚自珍

者溟濛、江云岳雨,是谁招我来住。
空桑三宿犹生恋,何况三年吟绪。
来又去。
可题遍、莲花六六峰头路。
幽怀更苦。
问官阁梅花,谁家公子,来咏断魂句。
眠餐好,多谢濒行嘱咐。
吾家有妹工赋。
相思咫尺江关耳,切莫悲欢自诉。
君信否。
只我已、年来**气消花絮。
词章不作。
倘绝业成时,年华尚早,听我壮哉语。

清平乐 頠胡鱼门《居山卷子》

清代    龚自珍

东南词赋。
屈指尊前数。
雨打风吹潮卷去。
依旧能狂只汝。
叩君画里禅关。
忆侬梦里烟鬟。
何日两枝玉笛,只只吹入春山。

惜分钗

清代    龚自珍

金铺晓。
搴帏早。
嫩寒漠漠欺人觉。
雾沈香。
额微黄。
报道寒梅,也学晨妆。
双。
双。
明窗掩。
重帘软。
炉香自炙红丝砚。
点银钩。
记清愁。
待把琴心,寄与西洲。
休。
休。

已亥杂诗 59

清代    龚自珍

端门授命有云礽,一脉微言我敬承。
宿草敢祧刘礼部,东海绝学在毘陵。

已亥杂诗 97

清代    龚自珍

天花拂袂著难销,始愧声闻力未超。
青史他年烦点染,定功四纪遇灵箫。

已亥杂诗 52

清代    龚自珍

齿如编贝汉东方,不学咿嚘況对扬。
屋瓦自惊天自笑,丹毫圆折露华瀼。

已亥杂诗 60

清代    龚自珍

华年心力九分殚,泪渍蟫鱼死不干。
此事千秋无我席,毅然一炬为归安。

已亥杂诗 114

清代    龚自珍

诗人瓶水与謨觞,郁怒清深两擅场。
如此高才胜高第,头衔追赠薄三唐。

已亥杂诗 101

清代    龚自珍

美人才调信纵横,我亦当筳拜盛名。
一笑劝君输一著,非将此骨媚公卿。

已亥杂诗 68

清代    龚自珍

北游不至独石口,东游不至卢龙关。
此记游耳非著作,马蹄蹀躞书生孱,

已亥杂诗 61

清代    龚自珍

轩后孤虚纵莫寻,汉官戊己两言深。
著书不为丹铅误,中有风雷老将心。

已亥杂诗 132

清代    龚自珍

将左晨星一炬存,鱼龙光怪百千吞。
迢迢望气中原夜,又有湛卢剑倚门。

已亥杂诗 202

清代    龚自珍

料理空山颇费才,文心兼似画家来。
矮茶密緻高松独,记取先生亲手栽。

已亥杂诗 84

清代    龚自珍

白面儒冠已问津,生涯只羡五侯宾。
萧萧黄叶空村畔,可有拥书闭户人。

已亥杂诗 201

清代    龚自珍

此是春秋据乱作,昇平太平视松竹。
何以功成文致之,携箫飞上羽 阁。

已亥杂诗 50

清代    龚自珍

千言只作卑之论,敢以虚怀测上公。
若问汉朝诸配享,少牢乞附孙叔通。

已亥杂诗 119

清代    龚自珍

作赋曾闻纸贵夸,谁令此纸遍京华。
不行官钞行私钞,名目何人饷史家。

已亥杂诗 40

清代    龚自珍

北方学者君第一,江左所闻君毕闻。
土厚水深词气重,烦君他日定吾文。

已亥杂诗 120

清代    龚自珍

促柱危弦太觉孤,琴边倦眼眄平芜。
香兰自判前因误,生不当门也被除。

已亥杂诗 79

清代    龚自珍

手扪千轴古琅玕,笃信男儿识字难。
悔向侯王作宾客,廿篇鸿烈赠刘安。

已亥杂诗 211

清代    龚自珍

万绿无人嘒一蝉,三层阁子俯秋烟。
安排写集三千卷,料理看出五十年。

已亥杂诗 222

清代    龚自珍

秋光明媚似春光,重九尊前草树香。
可记前年宝藏寺,西山暮雨怨吴郎。

已亥杂诗 237

清代    龚自珍

杭州梅舌酸复甜,有笋名曰虎爪尖。
芼以苏州小橄榄,可敌北方冬菘醃。

已亥杂诗 221

清代    龚自珍

西墙枯树态纵横,奇古全凭一臂撑。
烈士暮年宜学道,江关词赋笑兰成。

已亥杂诗 223

清代    龚自珍

似笑山人不到家,争将晚节尽情夸。
三秋不陨芙蓉 ,九月犹开窅窳花。

已亥杂诗 196

清代    龚自珍

一十三度溪花红,一百八下西溪钟。
卿家沧桑卿命短,渠侬不关关我侬。

已亥杂诗 255

清代    龚自珍

凤泊鸾飘别有愁,三生花草梦苏州。
儿家门巷斜阳改,输与船娘住虎丘。

已亥杂诗 207

清代    龚自珍

弱冠寻方数岁华,玲珑万玉嫭交加。
难忘细雨红泥寺,湿透春裘倚此花。

已亥杂诗 138

清代    龚自珍

今日闲愁为洞庭,茶花凝想吐芳馨。
山人生死无消息,梦断查湾一角青。

已亥杂诗 73

清代    龚自珍

奇气一纵不可阖,此是借琐耗奇法。
奇则耗矣琐未休,眼前胪列成五岳。

已亥杂诗 31

清代    龚自珍

本朝闽学自有派,文字醰醰多古情。
新识晋江陈户部,谈经颇似李文贞。

已亥杂诗 62

清代    龚自珍

古人制字鬼神泣,后人识字百忧集。
我不畏鬼复不忧,灵文夜补秋灯碧。

Copyright©2020 微文网 版权所有 微文网 蜀ICP备15071515号-6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