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萨蛮·玉皇宫殿高无极》 原文

清代洪亮吉

玉皇宫殿高无极,东西龙虎更番值。
天上事偏多,仙人鬓亦皤。
麻姑空一笑,偶自舒长爪。
掐破碧桃花光照万家。

《菩萨蛮·玉皇宫殿高无极》 译文


译文
玉皇大帝的宫殿高耸无边,威龙猛虎轮流坐镇东西边。天上事物繁杂,连逍遥自在的仙人都愁白了头发
麻姑粲然一笑,轻舒长爪,掐破碧桃花,让美艳的花光照遍千家万户。
注释
玉皇宫殿:暗指当时朝廷。
无极:无穷尽,无边际。
皤:白色。
麻姑:又称寿仙娘娘、虚寂冲应真人,中国民间信仰的女神,自谓“已见东三次变为桑田”。她的手指纤细似爪,有人想让她来搔背痒,结果吃了苦头。

《菩萨蛮·玉皇宫殿高无极》 赏析

  古代诗歌中,向有“游仙”一体,常借描述神仙境界,以寄托作者的思想感情。亦有借以表现男妇爱情或**生活的。远自晋郭璞的《游仙诗》,近到龚自珍的《小游仙词》,都是此体的代表作品。南朝梁钟嵘《诗品》评郭璞云:“《游仙》之作,词多慷慨,乖远玄宗。……乃是坎壈咏怀,非列仙之趣也。”后人也都以为其确系“有托而言”。至于龚的《小游仙词》,论者更以为是“既谈掌故(即有关清朝军机处的遗闻轶事),也抒感慨(即龚氏几次考军机章京均告落选的愤懑之情)”(参见近人刘逸生《龚自珍诗选》)。洪亮吉这首词,虽然未标“游仙”之题,但从内容看,也属此体,而且也是借天宫生活,仙人举止来表达某种**寄托。

  这首词收在《更生斋诗余·冰天雪窖词》中。词集自序云:“岁戊午(清嘉庆三年,1782)自京邸乞假回,东箱无事,辄填至数十阙。及自塞外回里,亦时时作之。遂满一卷,名曰《冰天雪窖》”,从其后言之也。从集中的编次看,此词排在“时欲乞假南回”的几首词之间,可以推断,它作于洪氏写出“力陈内外弊政”的奏疏前不久。当时,词人五十三岁,已任翰林院编修,又出任贵州学政,期满返京,充咸安宫总裁,在上书房行走。此时他似乎颇为春风得意,但又屡有归志。据恽敬《前翰林院编修洪君遗事述》:“君初第时,大臣掌翰林院者网罗人才以倾动声誉。君知其无成,欲早自异,遂于御试《征邪教疏》内力陈中外弊政,发其所忌。”这也许只是个表面现象,而关键在于洪亮吉是个有见识、有抱负、有责任感、正义感的知识分子,他目击当时官僚制度的**、经济的危机以及苗民、白莲教民的起义,不肯默尔而息,当“立仗”,所以早就酝酿着要冒风险出来说话,宁可丢官回老家。应考作疏,不过是适逢其全罢了。因其疏中慷慨陈辞,无所忌讳,被“抑置三等”。这就是此词的创作背景,或者说是“本事”。

  现在我们具体来谈词的正文。“玉皇宫殿”分明是指当时朝廷;“无极”者,“天高皇帝远”也。“东龙西虎”,狰狞可怕。这是皇帝左右的权贵、亲信;“更番值”,无疑是把持朝政、轮流坐镇了。“天上事偏多”二句点出了朝中矛盾重重,危机四伏,连逍遥自在的“仙人”也要愁白了头发。“仙人”指谁?可以是泛指朝中的有识之士,也不妨看作词人的自喻。他供职翰林院,属于“词臣”和“闲官”,仿佛是天上的“散仙”。他虽无言事之责,决策之权,但由于忧国伤时,不禁愁思满怀,大有“区区之心,不能自已”(见洪我以后所作的《极言时政启》)之慨。上片全写天上情事,颇有点戏剧性和幽默感。

  下片由前面泛说的“仙人”具体到了“麻姑”。她是有名的仙女,曾多次看到沧海桑田的变化,她的手指纤细似鸟爪,有人想让她来搔背痒,结果吃了苦头。这里说她粲然一笑,轻舒长爪,掐破碧桃花,让美艳的花光照遍千家万户。假如我们对上片的理解可以成立的话,那么这里应是表明作者不能再保持沉默,无所作为了。他将傲然一笑,无所顾忌地去揭一揭时弊,捅一捅“蜂窝”。事情未必有成,所以用个“空”字;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所以用个“偶”字。但不管怎样,总能引起点轰动,冲破“万齐喑”的沉闷空气。所以结拍以乐观自豪的调子唱出“掐破碧桃花,花光照万家”。下片集中写麻姑,设想甚奇,可称“神来之笔”。

  由于此词采用的是游仙诗的形式,因此词中的情事都比较朦胧,在理解上不宜过分落实。但结合其创作背景看,说词中有作者自己在,有一定“本事”在,该不是牵强附会。从艺术角度说,它形象生动,构想神奇,充满浪漫主义的情调,堪称古代游仙诗词中的佳作。

洪亮吉的古诗推荐

小池春涨

清代洪亮吉

昨宵惊波来,漂去所著屐。
下床方欲索,摸得一双鲫。

行抵伊犁追忆道中闻见率赋六首

清代洪亮吉

嘉峪关前夕雾收,布隆吉后晓星浮。
马**作雪明千里,龙气成云暗一州。
冰谷对床声乍噤,火山当户汗仍流。
平生每厌尘环窄,天外如今一举头。

独鹤行寄黄景仁

清代洪亮吉

独鹤亦不高,如人长七尺。
罗张网布不可以暗飞,悄然堕尔秋原之孤白。
幽蟾光短不得长,一星当天病眼黄。
鹤于此时何处翔?不随雅头青,不随鸭头碧。
不随愁鸿南,不随悽燕北。
汝黑汝白不可知,汝南汝北我则思。
君不见羽毛如霜膝如铁,汝今虽远游,慎勿使霜毛摧、铁骨折。

送黄大景仁至都门四首 其二

清代洪亮吉

姑溪夜雨剪春蔬,归计频番说荷锄。
放眼关河斜日永,惊心岁月二毛初。
生涯未解营巢急,妻子都嗤涉永疏。
此日北堂应有梦,凝尘黯黯鬓慵梳。

伊犁记事诗

清代洪亮吉

黄泥墙北打门频,白发来辞喜气新。
欲买鲜鱼饲花鸭,商量明日饯归人。

重过废园有感

清代洪亮吉

十二窗棂敞绛纱,关心闲看后时花。
残春寥落成秋梦,晓日荒黄似月华。
忆旧已无机上锦,清游思泛斗间槎。
横塘波影空如昔,噪尽官私两部蛙。

过水西渡

清代洪亮吉

已作如尘似梦看,残春曾此一停鞍。
能迎三十年前客,只有参天竹万竿。

菩萨蛮·玉皇宫殿高无极

清代洪亮吉

玉皇宫殿高无极,东西龙虎更番值。
天上事偏多,仙人鬓亦皤。
麻姑空一笑,偶自舒长爪。
掐破碧桃花,花光照万家。

木兰花慢·太湖纵眺

清代洪亮吉

眼中何所有?三万顷,太湖宽。
纵蛟虎纵横,龙鱼出没,也把纶竿。
龙威丈人何在?约空中同凭玉阑干。
薄醉正愁消渴,洞庭山桔都酸。
更残,黑雾杳漫漫,激电闪流丸。
有上界神仙,乘风来往,问我平安。
思量要栽黄竹,只平铺海水几时干?归路欲寻铁瓮,望中陡落银盘。

伊犁记事诗

清代洪亮吉

芒种才过雪不霁,伊犁河外草初肥。
生驹步步行难稳,恐有蛇从鼻观飞。

吴梅村祠题壁

清代洪亮吉

寂寞城南土一丘,野梅零落水云愁。
生无木石填沧海,死有祠堂傍弇州。
同谷七歌才愈老,《秣陵》一曲泪俱流。
兴亡忍话前朝事,江总归来已白头。

送黄大景仁至都门四首 其一

清代洪亮吉

弱冠心期誓始终,故人江夏有黄童。
数行书札来春半,一夕舟樯出雨中。
雀鼠几时仍共穴,马牛谁信不同风。
应怜楚越依都遍,更向燕台试转蓬。

Copyright©2020 微文网 版权所有 微文网 蜀ICP备15071515号-6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