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干墓》 原文

宋代汪元量

卫州三十里,荒墩草无数。
忽听路人言,此葬比干处。
下马拊石碑,三叹不能去。
斐然成歌章,聊书墓头树。
我吊比干心,不吊比干墓。
世间贤与愚,同尽成黄土。
斯人亦人尔,千千万万古。

汪元量的古诗推荐

比干墓

宋代汪元量

卫州三十里,荒墩草无数。
忽听路人言,此葬比干处。
下马拊石碑,三叹不能去。
斐然成歌章,聊书墓头树。
我吊比干心,不吊比干墓。
世间贤与愚,同尽成黄土。
斯人亦人尔,千千万万古。

水龙吟·淮河舟中夜闻宫人琴声

宋代汪元量

鼓鞞惊破霓裳,海棠亭北多风雨。
歌阑酒罢,玉啼金泣,此行良苦。
驼背模糊,马头匼匝,朝朝暮暮。
自都门燕别,龙艘锦缆,空载得、春归去。
目断东南半壁,怅长淮已非吾土。
受降城下,草如霜白,凄凉酸楚。
粉阵红围,夜深人静,谁宾谁主?对渔灯一点,羁愁一搦,谱琴中语。

一剪梅·怀旧

宋代汪元量

十年愁眼泪巴巴。
今日思家,明日思家。
一团燕月明窗纱。
楼上胡笳,塞上胡笳。
玉人劝我燕流霞。
急捻琵琶,缓捻琵琶。
一从别后各天涯。
欲寄梅花,莫寄梅花。

望江南·幽州九日

宋代汪元量

官舍悄,坐到月西斜。
永夜角声悲自语,客心愁破正思家。
南北各天涯。
肠断裂,搔首一长嗟。
绮席象床寒玉枕,美人何处醉黄花。
和泪捻琵琶。

秋日酬王昭仪

宋代汪元量

愁到浓时酒自斟,挑灯看剑泪痕深。
黄金台愧少知己,碧玉调将空好音。
万叶秋风孤馆梦,一灯夜雨故乡心。
庭前昨夜梧桐雨,劲气萧萧入短襟。

湖州歌·其六

宋代汪元量

北望燕云不尽头,大江东去水悠悠。
夕阳一片寒鸦外,目断东南四百州。

满江红·和王昭仪韵

宋代汪元量

天上人家,醉王母、蟠桃春色。
被午夜、漏声催箭,晓光侵阙。
花覆千官鸾阁外,香浮九鼎龙箭侧。
恨黑风吹雨湿霓裳,歌声歇。
人去后,书应绝。
肠断处,心难说。
更那堪杜宇,满山啼血。
事去空流东汴水,愁来不见西湖月。
有谁知、海上泣婵娟,菱花缺。

传言玉女·钱塘元夕

宋代汪元量

一片风流,今夕与谁同乐。
月台花馆,慨尘埃漠漠。
豪华荡尽,只有青山如洛。
钱塘依旧,潮生潮落。
万点灯光,羞照舞钿歌箔。
玉梅消瘦,恨东皇命薄。
昭君泪流,手捻琵琶弦索。
离愁聊寄,画楼哀角。

锦瑟清商引

宋代汪元量

玉窗夜静月流光。
拂鸳弦、先奏清商。
天外塞鸿飞呼,群夜渡潇湘。
风回处,戛玉铿金,翩翻作新势,声声字字,历历锵锵。
忽低颦有恨,此意极凄凉。
炉香帘栊正清洒,转调促柱成行。
机籁杂然鸣素手,击碎琳琅。
翠云深梦里昭阳。
此心长。
回顾穷阴绝漠,片影悠扬。
那昭君更苦,香泪湿红裳。

好事近·浙江楼闻笛

宋代汪元量

独依浙江楼,满耳怨笳哀笛。
犹有梨园声在,念那人天北。
海棠憔悴怯春寒,风雨怎禁得。
念首华清池畔,渺露芜烟荻。

余将南归燕赵诸公子携妓把酒钱别醉中作把酒

宋代汪元量

君把酒,听我歌。
君不见陌上桑,鹑奔奔兮鹊疆疆。
高堂今夕灯烛光,燕姝赵女吹笙簧。
君把酒,听我歌。
美人美人美如此,倾城倾国良有以。
周惑褒姒烽火起,纣惑妲己贤人死。
君把酒,听我歌。
汉家之乱吕太后,唐家之乱武则天。
魏公铜台化焦土,隋炀月殿成飞烟。
君把酒,听我歌。
美人美人色可食,美人美人笑可爱。
美人命薄争奈何,美人色衰相弃背。
美人一笑难再得,美人绝色今何在。
君不见马嵬坡下杨太真,天生尤物不足珍。
那及唐虞九妇人,千古万古名不湮。

汉宫春(春苑赏牡丹)

宋代汪元量

玉砌雕栏。
见吴宫西子,一笑嫣然。
舞困人间半亸,艳粉争妍。
珠帘尽卷,看人间、金屋神仙。
歌队里,霞裾袅娜,百般娇态堪怜。
别有一枝仙种,更同山并蒂,来奉君筵。
猩蜃若教解语,曲谱应传。
柘黄独步,昼笼晴,锦幄张天。
试剪插,金瓶千朵,醉时细看婵娟。

Copyright©2020 微文网 版权所有 微文网 蜀ICP备15071515号-6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